[TSN][ME][CD] Past and Future 2

juvenbace:

·这章是Mark活在对话里了。






菲利普医生的众多病人里,Eduardo Saverin是最富有的一位。


菲利普已经为Eduardo服务了将近七年。从最初的一周两次,到现在一月一次。Eduardo不是一个难缠的病人,相反他相当的友善,但菲利普在自己的心理互助组上提到他时说,他是我见过最难建立关系的病人了。


Eduardo是被家人强制来看心理医生的,见面之前菲利普从Eduardo母亲那里听到了一些信息。


Eduardo喜欢气象,一次观测飓风时,他离得太近了,被数十块碎木击中,其中一块刺进第七颈椎附近,不幸中的万幸,当时和他一起观测飓风的还有一位医生,对他急救得力,否则非高位瘫痪甚至死亡不可。


尽管Eduardo再三解释这只是意外,但他的母亲坚持认为他有自残甚至自杀倾向,要他来看心理医生。


菲利普和Eduardo谈了几次后认为,飓风事件是个意外,Eduardo的自杀自残倾向并不明显,他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Eduardo的母亲。菲利普是Eduardo母亲的心理医生推荐的,她很信任他,放松了对儿子的监控。


Eduardo很感激菲利普,请他吃饭,席间菲利普说,你母亲只询问我你是否有自残或者自杀倾向,我当然回答没有,但作为一个心理医生,我觉得如果你愿意,做一个疗程的心理辅导对你没有坏处。


Eduardo不是一个擅长拒绝的人,尤其当他觉得他麻烦过别人时。


菲利普知道Eduardo同意来他这里,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通过给咨询费的方式对菲利普表示感谢。


多么体贴的一位绅士啊,菲利普感慨,只是太绅士对心理医生来说就是病了。


 


菲利普小心的接触着Eduardo,绝口不谈与他有亲近关系的人。从身边最普通的同事开始聊起,整整两年,Eduardo才开始在谈话中偶尔提到他父亲。而谈到Facebook,谈到Mark,是最近两年才有的。


菲利普翻阅着过往的记录,Eduardo第一次提到Mark是在他们聊古希腊文学时,Eduardo无意中说了一句,曾经有人说他是埃涅阿斯。


菲利普问为什么是埃涅阿斯。


Eduardo说,希腊人攻打特洛亚,特洛亚沦陷后,埃涅阿斯背着父亲安客塞斯逃亡,他这样说是讽刺我父亲骑在我背上,如影随形。


当时菲利普不知道说这句的人就是那位著名的Mark Zuckerberg,他只觉得这个形容真是太贴切了。


 


继续向后翻,Eduardo提到Mark的时候越来越多。


“Mark喜欢所有根基性的东西。古希腊是西方文明的地基,他喜欢。语言是所有表达的根基,他喜欢。代码是所有界面、程序的根基,他也喜欢。他总是从最基础的开始一路梳理到最后,不辞辛劳,乐此不彼。”


菲利普对此的评价是,控制狂的典型表现。


“但很迷人,不是吗?”Eduardo回答,“当所有的变量尽在掌握时,很多事情便可预测了。”


“和你很像”菲利普说。


“什么?”Eduardo问。


“你喜欢气象,气象也是掌握变量,预测未来。”


“是吗,原来我们也有相似的地方啊。”


菲利普的笔记上,这句话被重点标记了,旁边写了一句“自我厌弃”,然后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
 


“Mark专注力极高,很容易入迷,他是我见过读书最快的人,无论计算机类的还是心理学类的,他看的都快极了。我常想,他语速之所以那么快,是为了和他的思考速度匹配。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跟不上他的思维速度,有时候他为了慢下来会采取多线程工作,就是同时在脑子里进行好几件事,但这好像更糟糕了。Mark的女朋友艾瑞卡曾评价他说,跟你约会就像跟跑步机约会。我觉得她说的太对了。”


“但你和他沟通没有感觉吃力,是吧?”菲利普问。


“我跟得上他,Dustin和Chris也跟得上。Dustin以此为荣,常说整个哈佛只有我们能理解Mark在说什么。”


“你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。”菲利普用这句话试探Eduardo。


“他们都很聪明。”Eduardo回答道。


菲利普再次圈出“他们”,不是我们,是他们。


 


菲利普花了很长时间试探、确认Eduardo的自我评价。他们谈了很多次Sean Parker,最初Eduardo很抗拒说他,菲利普用了各种方法,终于让Eduardo说出了最真实的想法——Sean Parker并非我最讨厌的人,他是我最想成为的人。


“因为Mark崇拜他?”菲利普问。


“不,我不会再那样无知了。”真的说起Sean Parker,Eduardo反倒很平静,也很客观,“Sean不是一个投机者,相反他很伟大。他是最早看到Facebook潜力的人。他坚信Mark能创造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网站。他为Facebook找来了天使投资,他为Mark设计了最能确保他控制权的股权结构。”Eduardo停了一下,神色有些复杂,“他甚至将自己的董事会席位给了Mark,让Mark在董事会五个席中握有三席,拥有绝对领导权。”


之后是长久的沉默,在菲利普以为谈话要到此为止时,Eduardo说:“而我,看看我都做了什么。”


 


之后菲利普写了一篇很长的分析来梳理思路。他写道:“Eduardo一生似乎都在寻求自己对这两个人——老Saverin和Mark Zuckerbeg——的意义。他迫切地希望父亲以他为骄傲,极度渴望自己能成为对Mark最具意义的人,但这两件事他都搞砸了。老Saverin最想要的孩子应该是Mark这样的,Eduardo潜意识里可能认同这一点,所以他会和Mark做朋友。Mark身上的所有特质,自信、敏锐、决断是他父亲从小对他耳提面命的,是他一直缺少的。他看着Mark就像看着一个美梦,所有无法从父亲那里得到的赞美,Mark都与生俱来。Eduardo像一个孤身穿过沙漠,饥渴了许久的行人,而Mark是他尝到的第一口泉水。


Mark消解了父亲带给Eduardo的焦虑,他对Mark爱若珍宝,以至于模糊了他与Mark的个人边界,而恰是这种边界感的丧失,最终导致这个聪明的男人签了那份愚蠢透顶的协议。就像他说的,他一度觉得Mark的律师就是他的律师,他已经和Mark分不出你我。


Eduardo爱Mark,这世界上他大概比任何人都爱Mark,他爱Mark就像爱自己的身体、骨血甚至灵魂。他希望自己对Mark重要,他甚至渴望自己能有为Mark献身的机会。所以他才会那么在意Sean Parker,在意他为捍卫Mark所做的一切,在意那高尚无私的董事会席位赠予。他也羡慕Dustin,羡慕他所表露出的忠诚,本来这对Eduardo来说并不难。如果说Sean的行为还需要一些能力天赋,Eduardo还能用自己能力不足来自我安慰,Dustin的所作所为对Eduardo来说应不费吹灰之力,但他把自己搞得失去了这个资格。


他是被陷害、背叛的人。他该恨Mark,但他又无可救药的爱着Mark。他既被自己的失误、愚蠢折磨,又被自己纵使被背叛却依然爱着Mark,简直毫无尊严所折磨。


飓风是一个意外,但当他被数十块碎木片击中背部时,当他濒临死亡时,他也许是感到轻松的,他终于能从熬煎人寿的日子里解脱了。”


“不,我太悲观了”菲利普继续写道,“如果他真的急于解脱,感受过死亡之后,他会继续尝试死亡,但Eduardo没有表现出这样的倾向,不仅如此,他对父亲的依赖也越来越弱。Eduardo在变好,这点毋庸置疑,只是原因是什么?”


 


这个谜题让菲利普困惑了很久,直到前几天他才摸到一点边。


“Eduardo,你觉得Mark会怎么评价你?”


“目光短浅,愚不可及?大概就是这样的话吧。”


“这个评价是不客观的,我觉得以Mark的性格,他不会这么评价。你再想想。”


“好看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Mark说过我长得好看。”


“什么时候?”


“哈佛时他喝醉了,我抱怨说,那些亚裔又聪明又漂亮的女孩不喜欢我这样的人,他说不是,我的脸很好看,身材比例也很好。”


“你当时什么反应?”


“我能有什么反应,Mark从来不评价人的长相,哦facemash除外,他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,我只好夸他长得也很好看。他对我的评价完全不屑一顾,我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,一直夸他眼睛漂亮,嘴唇漂亮,卷发很可爱,越说越尴尬,后来是Dustin给我们解了围,他说Chris最好看,我和Mark都同意,于是这个莫名其妙谁好看的话题终于结束了。”


“他还夸过你什么?”


“没有了吧。”


“不可能,肯定还有,你再想想。”


“他向艾瑞卡说过,我因为喜欢气象,一个暑假赚了30万美元,这是夸奖吗?”


“当然。”


“其他的真的没有了。”


“他有了Facebook这个点子后,第一个找的人是谁?是你还是Dustin?”


“是我。”


“这意味着什么,Eduardo。”


Eduardo沉默不语。


 


“他爱你吗?”


“谁?”


“Mark。他爱你吗?”




上次他们谈到这里,现在又到谈话时间了,这次Eduardo会如约而来吗?


 


 


尽管Mark从未说过,但Eduardo知道,他是喜欢,甚至是爱过自己的。


他那么自信,那么愚蠢,连协议都不看就签了名,也是因为他对此有所察觉。


谁会杀死自己爱的人呢。Eduardo觉得没人会这样。


显然Mark超凡脱俗。


 


其实和Mark打官司时,Eduardo没有那么痛苦,至少没有发现协议是陷阱时那么痛苦,甚至比不上移居新加坡后。


Eduardo向律师们讲述着他和Mark的一切细节,这把刀割下去疼的怎么会只有自己,Mark你难道不痛吗。


漫长的诉讼过程中,支撑Eduardo走下去的,是一种自虐式的报复。


Mark,你不是询问律师怎样才能稀释了我的股份而不让我痛苦吗?


我怎能让你得偿所愿。


 


诉讼期间,Mark只私下接触过Eduardo一次,在他说Mark只有他一个朋友之后。


“你是准备去拿奥斯卡奖吗?”Mark的眼睛里燃烧着怒火,声音却冰冷至极,他嘴唇挑起一个蔑视的弧度,“可惜太浮夸了,也就演给这帮律师瞧瞧。”


格雷琴高声喊着赛,让他把自己的委托人带走。


 


签庭外和解协议时,Mark面无表情,看待Eduardo像看一个陌生人。Eduardo想,如果没有这个协议,如果Mark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哈佛大学生,他是不是也能得到艾瑞卡的待遇,被Mark在网上攻击的体无完肤。


不,不会,Mark喜欢艾瑞卡,失恋才会骂她。他已经不爱我了。我对他来说,只是一个拿走他六亿美元的前投资者罢了。


没等Eduardo签完,Mark便起身走了。


从此,再没回过头。


 


“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搞砸了。”Eduardo这样告诉菲利普,“无论Facebook还是Mark。”




Mark伏击Eduardo是一个商业决策,是对Eduardo不理解Facebook,不明白它重要性的回击,在这件事上他亏欠Eduardo。


一个男人爱着你,又亏欠了你,菲利普深深地叹息着,Eduardo,你如果能处理好,Mark这一生都会爱你到不能自拔。


然而Eduardo不可能处理好,他当时太年轻,也太脆弱,突然被爱人背叛让他惊慌失措,他没有可以依靠的人,他的父亲拒绝见他,他能紧紧握在手里的只有他和Mark曾经的情谊,他只能用这个反击Mark,让他知道他不是什么都做不了,他可以伤害Mark。


而Mark大概根本没想到Eduardo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击他,他可能还天真的以为,Eduardo只会发发脾气,即使被逼着起诉了自己,拿到利益向父亲交代后,他们两个还会和好。这场冲突和他们之前的其他矛盾没什么太大区别,只是需要多付点钱而已,而金钱是Mark最不在意的事了。




Eduardo成功地报复了Mark,Mark确实被他刺的痛彻心扉。


他们之间经年累月汇聚的所有爱意,被他们自己毁了,一人一半,谁也跑不了。




这个代价太大了,大到Eduardo无法承受,付出如此代价得来的人生,他不可能放弃。


绝望的爱,废墟里深埋的爱,Eduardo Saverin,这是推你离开死亡的谜底吗?




“Eduardo”在结束这次谈话时,菲利普问他,“你想过和Mark谈一谈吗?”


Eduardo摇头。


“你后悔吗?”


“不再后悔了。”


奇怪的表述,菲利普追问:“为什么?”


“我不是足以和Mark相配的人。”Eduardo平静地说,“我的所作所为都在证明这一点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


趁着能写,我勤快点。

评论
热度(1340)